众房汇
众房汇,创新让买房更容易

三次封城都没封它,伦敦农夫市集到底好在哪?

- 食通社© - 阅 0

封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食通社Foodthink(ID:foodthinkchina),作者:冯惠濡,头图来自:作者拍摄(图为伦敦Marylebone农夫市集一角)


在新冠的阴影下,伦敦前后三度封城。但即使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刻,伦敦农夫市集(London Farmers' Market)却始终有人群聚集,对外服务。


确切地说,每个星期,都有200多个农民和本地生产者在伦敦近20个市集上,为市民提供新鲜的食材和美食,成为疫情中一个温暖的所在。


一、坚持开放的农夫市集


伦敦Marylebone农夫市集的入口。


在10月底一个周日的早上,我来到因福尔摩斯而闻名的贝克街附近的Marylebone农夫市集。每周日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来自伦敦周边的农户和本地作坊就会“占领”Aybrook街两侧的人行道,将马路留来出供顾客行走——开集期间路上不走机动车。


多数摊主都会在摊位上方支起一顶彩色帐篷。除了规模较大的蔬果摊位,其他摊位都只摆放了一两张桌子,桌上满满地摆放着奶酪、蘑菇、肉、海鲜、蛋糕、面包等食材,基本上能满足普通家庭所有的需求。



来自巴斯的有机奶酪。


蜂蜜派(Honeypie)糕点摊位在Marylebone农夫市集靠近入口的位置。摊主叫Valerie,是法国人,18岁来到伦敦生活,来这里出摊也有八年了。桌上摆满了她亲手制作的蛋糕、松饼和面包。


无论作为生产者还是消费者,她都很喜欢农夫市集的模式:只有在这里,她可以直接接触到顾客,而顾客则能够直接看到制作、种植或捕捞的人。她的不少顾客都是每周光顾的“回头客”。


Valerie和她的烘焙摊位。


2020年5 月,伦敦首次封城,除了超市,大多数场所都无法营业,人们只被允许外出购买食物。但政府将户外定时举办的农夫市集视为必要食品业务(essential food business),允许大部分伦敦农夫市集继续营业。全城近20个市集地点中,只有四个因为位于医院或大学校园内被关闭。


Valerie所在的Marylebone市集不受影响,让她觉得很幸运。 “对我们来说也是件好事吧。”她面带歉意地笑着补充道。Valerie估计,三次封城期间,市集的顾客量增加了约30%。对于伦敦市民而言,农夫市集除了提供食物,还无意中承担起了一定的社交功能,让人们能够走出家门、和其他人接触。


Valerie在市集上出售在自家厨房制作的各式糕点。


二、疫情对农业和小作坊的影响


尽管农夫市集没有关闭,Valerie的生意还是受到了疫情的影响。


她的烘焙作坊就在自己家里,主要烘焙蛋糕、面包和饼干。除了在市集上售卖,她的产品还曾在一家旅馆内售卖。但是封城期间旅馆关闭,旅馆更换主管,没再邀请她继续售卖。


此外,疫情也影响到了她的原料供应。虽然给她供货的本地农户的生产没受太大影响,但由于疫情期间,购买面粉在家烘焙的居民数量激增,导致面粉厂一度供不应求。好在作为小烘焙作坊,她得到了商家的优先供货,问题才得以解决。


除了小作坊,一些农户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包括在市集上卖有机蔬菜的Wild Country Organics。Machek是一位满脸胡须的高个中年男子,围着印有店铺标志的深绿色围裙,六年来一直在这里负责农场的销售。


他告诉我,虽然市集在疫情期间一直举办,农场的销售基本不受影响,但由于农场大约有一半的工人来自东欧等其他欧洲国家,受疫情影响无法自由往返家乡和伦敦,于是选择了离开,导致农场人手短缺。



虽然能在市集正常销售,但英国本地的蔬菜生产受疫情影响,出现了用工荒。


三、都封城了,政府为什么还允许开集?


虽然封城期间,政府允许市集开业,但作为几乎唯一的室外聚集场所,还有很多人不太理解赶集的农户和顾客,甚至在社交媒体上成为被攻击的对象。


市集门口的告示上写着:农夫市集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前提下照常开放。图:SWLondoner


于是,2020年5月1日,伦敦农夫市集在网站上发布了文章,解释为何疫情期间市集仍在运行,阐述他们坚持开放的原因:


  • 政府已经授权户外食品市场在危机期间运营。


  • 既然人人都要吃饭,那么关闭农夫市集只会迫使顾客在超市和其他商店花费更多时间。


  • 在户外购买食物比在室内购买更安全。新冠病毒通过口鼻飞沫传播,在密闭空间中更有可能产生感染。


此外,市集在防疫方面也得到了政府的指导。他们采取了新的安全规范,购买设置了障碍物、并招募管理人员以保持市场内的社交距离。防疫规定还要求,每户家庭一次只能有一人前往市集采购。为限制市集内人数,顾客需要在市集外的街道上排队,戴着口罩逐个进入。市集采用单向行走的规定(one-way system),并在地上标示出站立点,顾客买完东西必须立刻往前走。


“我们邀请了警方和地方当局随时前来查看,确认我们的防疫措施实施到位。有些人已经来查看过,他们对眼前的情况很满意。”伦敦农夫市集在他们的Facebook主页上写道:“农夫市集与超市、杂货店、药店和其他基本公共服务一样重要。”


四、何为农夫市集?


农夫市集(Farmers' Market)和常规的农贸市场和超市最大的区别是,在这里摆摊的都是生产者,只销售自产的食材和加工品。


和大名鼎鼎、历史悠久的伦敦美食市集Bourough Market相比,创建于1999年的伦敦农夫市集非常年轻。一开始,创始人美食作家Nina Planck只是想把美味的食物带到社区。但后来发现,农夫市集让顾客能够与农民、渔民和养蜂人等生产者面对面接触,并聆听他们的故事,建立新的连接。


农户和作坊想要加入伦敦农夫市集,首先需要向主办方发出申请,机构负责审核所售卖的食品是否有一定比例来自伦敦周边100英里内的农户。


烘焙摊主Valerie就属于第二类生产者——她不是农民,但是她向伦敦本地农户采购原材料,自己在家烘焙,再将烘焙好的点心拿到农夫市集上售卖。


根据规定,Valerie制作点心的原材料必须有一定的比例来自伦敦周边方圆100英里内农户的农产品。也就是说,她只能必须向符合上述要求的农户采购面粉、水果、蔬菜、奶酪、牛奶等。


Valerie摊位的配料来源表上,列出了所有原材料都来自英国本地的农户,并且不含任何添加剂、防腐剂或人工香精。


之所以有这样细致的规定,是因为伦敦农夫市集有其特殊的目标:


  • 增加农民收入,为城市社区提供高品质的当地和时令食品;


  • 鼓励可持续的粮食生产方法,支持传统动物品种和传统水果和蔬菜品种;


  • 鼓励所有年龄段的伦敦人对食品生产和农业问题感兴趣,并更多地了解自己所购买的食物来自哪里。


Marylebone农夫市集上能买到许多品种的苹果。


此外,市集也为农民提供销售什么、如何销售当地产品的建议,并帮助他们提高食品卫生水平。


在市集上,消费者与为他们生产食物的农民、渔民、种植者和面包师直接接触。每周举办的农夫市集也把闲置的停车场、学校操场和城镇广场变成充满活力的社区,人们在买菜的同时,可以在这里结识邻居、交换食谱。


五、疫情凸显农夫市集的价值


而疫情也使得人们对农夫市集的需求显著增加。英国可持续食品信托基金(Sustainable Food Trust)在网站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仍然需要超市的替代品——也许现在比以往更需要》的文章。


作者指出:受到疫情封城的影响,五分之二的英国人比封城前更频繁地光顾本地的独立商店和直接供应商。小型的独立肉铺(Independent butchers)从消费者购买习惯的改变中大大受益。例如,自疫情开始以来,消费者从独立肉铺处购买牛肉的比例升高。


此外,疫情也让有机食品的需求激增。在截至2020年11月的一年中,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家里吃饭,有机食品销售额增加了12.9%,而非有机食品的增幅为8.9%。


而伦敦农夫市集从去年3月至今,又在城内多个场地开辟了新的农夫市集,让更多的伦敦居民能在家门口安全地买到本地农友的新鲜食材。


“但我认为人们还是应该更小心一些才好!谁知道今年冬天疫情会怎么发展呢?”烘焙师Valerie感叹道。


寒冬将至,疫情高峰是否会如她所担忧的那样再次到来?伦敦是否会实施第四次封城?疫情仍在蔓延,人们的生活也在不确定性中继续进行着。但至少农夫市集为人们提供了一个走出家门、与邻里寒暄,和生产者面对面交流、挑选新鲜优质食材的空间。这或许也可以缓解人们疫情期间的孤独和焦虑感,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中,找到一点安心的感觉。


参 考 资 料:

1.https://www.lfm.org.uk

2.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business/analysis-and-features/focus-farmers-fighting-to-keep-their-markets-open-5364779.html

3.https://www.facebook.com/LondonFarmersMarkets/

4.https://www.swlondoner.co.uk/news/27102020-farmers-markets-alternative-shopping

5.https://www.justgiving.com/crowdfunding/rms-market-appeal

6.https://sustainablefoodtrust.org/articles/we-still-need-alternatives-to-supermarkets-perhaps-now-more-than-ever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食通社Foodthink(ID:foodthinkchina),作者:冯惠濡(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社会人类学硕士,博物爱好者),编辑:天乐,图片如非说明,均由作者拍摄

相关文章
  • 虎嗅 600亿电影票房之后,我们对2019年谨慎乐观
    - 阅 8

    文 / 江宇琦、师烨东 2018年的最后一天,官方给出的年度总票房最终定格在了609.7亿,相较去年上涨了近50亿,同比增幅达到9%。 终于迈过600亿的大山,整个电影行业从上到下松了一口气;只不过

  • 虎嗅 卖血神股现形记
    - 阅 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金融圈女神经(ID:quji7788),作者:曲艳丽 上海莱士的故事,终于崩塌了。 停牌近10个月,在12月7日复牌至今,已连续十个跌停。没有人知道,地狱的底部在哪里。 一家以生产“人血白蛋白”、救死扶伤为主业的医

  • 虎嗅 家装业生死困境
    - 阅 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产深度报道(ID:RE_report),作者:孙婉秋、张志峰、刘天天,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年以来,家装公司倒闭屡见不鲜,其中不乏苹果装饰这样的头部企业,一时间,市场谈家装色变。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我要打赏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